您所在的位置:华夏茶业网 >> 雅安茶经 >> 正 文

正 文

开展茶马古道研究,容入“一带一路”国家战略建设
http://www.huaxcy.com/   2016-08-12 16:50:40  来源:北纬网

  文/陈书谦

  茶马古道,当今茶业、旅游、文化、影视等相关领域颇为热门的话题,不同体裁的文章、各种版本的书籍、不同规模的活动、各种题材的炒作把茶马古道推向民众视野,中央电视台热播“康定情歌”、“茶马古道”等系列电视连续剧,更把茶乡神韵、高原风光、民族风情进一步推向全国、推向海内外,吸引全世界的目光。2004年,雅安承办“第八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暨首届蒙顶山国际茶文化旅游节”以来,韩国、日本、台港澳以及内地很多专家、学者和茶文化人士先后多次组织考察,以四川西部蒙顶山茶区为起点的川藏茶马古道热也不断地持续升温。

“川藏茶马古道”的特点

  茶马古道又有茶马官道、边茶古路、九尺道、天路、茶路等名称,泛指中国古代因以茶易马、茶马互市而兴起并发展起来的贸易通道,是一个具有明确走向的庞大的交通网络。以四川蒙顶山茶区为起点的川藏茶马古道与唐蕃古道、南方丝绸之路交错重叠,是目前已知亚洲大陆历史上最为庞大复杂的贸易通道。它连接了亚洲板块最为险峻奇峭的高山峡谷,跨越了岷江、青衣江、大渡河、金沙江、雅砻江、雅鲁藏布江、澜沧江等水系,贯穿了川、滇、藏、甘、青等省、区,通往尼泊尔、锡金、不丹、印度、缅甸等南亚、西亚各国,维系并推动了沿途多民族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宗教的交融和发展,对中华文明的传播、弘扬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,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和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的现实意义(如图)。在新时期“一带一路”国家战略建设中仍然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

  川藏茶马古道在我国茶马古道网络中具有最悠久的历史,最遥远复杂的道路,最早的茶叶种植加工创始,最艰苦卓绝的人文精神,最重要独特的社会政治地位。是连结中央和地方、内地与边疆,汉族与多民族交流发展的重要桥梁,是民族团结、文化交融、国家统一的纽带,是由四川通往西藏、甘肃、青海等地藏区乃至国外的重要通道。川藏茶马古道尤以悲壮的背夫、繁华的锅庄和关外的马帮牦牛驮队等显著特点闻名于世。

  唐《封氏闻见记》(公元682年)载:“饮茶……始自中地,流于塞外,往年回纥入朝,大驱名马,市茶而归”茶马交易历史悠久。《明史•茶法》:宋太祖用兵契丹,令置“提取茶马司”,“设茶马司于秦、洮、河、雅诸州,自碉门(今天全)、黎(今清溪)、雅(今雨城)抵朵甘、乌思藏(康、藏都司),行茶之地五千余里,山后……西方诸部落无不以马售者”。

  宋熙宁七年,在雅州(今名山新店)设茶马司,这是我国目前唯一有遗址可考的茶马司。明(公元1573年)《严茶议》说:“茶之为物,西域吐番,古今皆仰信之。以其腥肉之物,非茶不消;青稞之热,非茶不解,故不能不赖于此也。是则山林草木之叶,事关国家政体之大,经国君子固不可不以为重而议处之也。”可见,茶马贸易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了经济范畴。

  川藏茶马古道的源头在雅安,即以蒙顶山(又名蒙山)为代表的四川盆地西缘过渡地带。古代蒙山范围很宽,跨邛州、雅州、名山、芦山等州县,以“蔡蒙旅平”、“天下大蒙山”传世。蒙山是我国乃至世界有文字记载人工植茶最早的地方,早在西汉甘露年间(前53年~前50年),“邑人”即当地人,后来被尊奉为植茶始祖的吴理真,就在蒙山五峰之间种植了七株茶树,由于雨多、雾厚、日照短,茶叶品质优良。

  唐代杨晔《膳夫经手录》记载:“始,蜀茶得名蒙顶也。于元和以前,束帛不能易一斤先春蒙顶。是以蒙顶前后之人,竞栽茶以窥厚利。不数十年间,遂斯安草市,岁出千万斤。”

  《元和郡县志》载:“蒙山在严道县南十里,今每岁贡茶,为蜀之最”。南宋•吴曾《能改斋漫录》:“蜀茶总入诸蕃市,胡马常从万里来”。

  茶马互市兴于唐、盛于宋,“互市”的茶叶称“边茶”,又称“西番茶”、“刀子茶”、“南路边茶”“大茶”、“藏茶”等。成都出南门以远邛崃、雅安等地所产称“南路边茶”,主要品种有:芽细、毛尖、金玉、金尖、康砖、金仓。清代以来的主要通道从名山(蒙顶山)、雅州(雅安)、严道(荥经),翻大相岭,经旄牛县(黎州、今汉源),到泥头驿(宜东),去沪定、到打箭炉(今康定),再往理塘、昌都、拉萨,以至西亚各国。1899年,法国驻云南府名誉总领事方苏雅以其独特的视角,拍摄了川藏茶马古道数百张背夫照片。1939年,“中国纪录片之父”孙明经沿着古道进入康藏地区,摄制《雅安边茶》、《康人生活》记录了川藏茶马古道的厚重、悲壮、辉煌与沧桑。

  成都出西门以远的灌县(都江堰)、崇州等地所产称“西路边茶”。主要品种有:方包、茯砖。主要通道是从大邑、灌县(都江堰)经茂县、松州(松潘)、若尔盖,到西宁,进入甘肃、青海、西藏等地藏区。

川藏茶马古道研究的现实意义

  具有重要的社会政治意义。

  中华民族是具有优良传统的多民族大家庭。千百年来,为了国家统一,民族团结,文成公主和亲、张骞出使西域,昭君出塞、苏武牧羊……留下了无数千古传颂的佳话。《西藏政教鉴附录》载:“茶叶自文成公主入藏地也”,以后成为藏区同胞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。“宁可三日无粮、不可一日无茶”、“一日无茶则滞、三日无茶则病”,说明藏区同胞对茶的强烈需求。

  自古以来,政府(朝廷)就高度重视边茶贸易,列为“国之要政”。唐德宗始行榷茶制,宋太祖设茶马司,明初恢复榷茶制,后改“茶引制”、“引岸制”。清《茶法》:“明时,茶法有三:曰官茶,储边易马;曰商茶,给引征课;曰贡茶,则上用也。清因之”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来,实行定点生产制度,列入民族特需用品继续加强管理,边销茶又有军事茶、政治茶、民族茶、团结茶、友谊茶、民生茶之称。所以,通过茶马古道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艰苦奋斗教育,创造精神教育等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  具有助推产业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现实意义。

  首先有助于推动茶业经济的快速发展。四川雅安是名优绿茶、边销茶(黑茶、藏茶) 的重要传统产区,全国26户民族特需用品(边销茶)定点企业雅安占1/4,年产量达3万吨;绿茶年产量达4万多吨,是四川乃至全国的产茶大市。但由于多种因素,雅安乃至四川茶叶的市场份额不大,经济总量不高。

  据了解,福建安溪(县级市)80年代末开始炒作“铁观音”,20多年来身价倍增;云南思茅93年开办“普洱茶”节,至今普洱茶已风靡世界。安吉白茶90年代初开始进行品种、品牌的挖掘推广宣传,今天的安吉白茶己经走向全国。

  做大做强雅安乃至四川茶产业?着力进行茶马古道研究、包装、弘扬、推广就是重要抓手之一。近年来,一批有识之士开始对传统边销茶进行加工改良,研制藏茶汉饮,边茶内饮的新产品,全茶素、浓缩藏茶汁将成为时尚,藏茶系列产品很快走进千家万户。

  2007年,国家民委“中国少数民族特需商品传统生产工艺保护工程(边销茶)”项目,把传统藏茶“康砖”、“金尖”列入了保护范围。

  2008年,国务院批准南路边茶(藏茶)传统制作技艺成为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全国黑茶仅四川雅安、湖南益阳和安化入选;同年,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授予雅安市“中国藏茶之乡”称号;2011年,文化部确定雅安藏茶为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”,全国茶叶仅四川雅安和云南宁洱两地入选,可谓凤毛麟角,雅安茶业高速发展前景可观。

  有助于推动旅游经济快速发展。川藏茶马古道沿线旅游资源丰富,名山大川层叠,风光绚丽多彩。首先雅安就是旅游资源富集区:蒙顶茶文化圣山、国宝大熊猫发现地、珍贵的汉代文化遗存等;沿线有蜚声海内外的沪定桥、海螺沟冰川;风糜世界的康定情歌、青藏高原;闻名遐迩的香格里拉、雅鲁藏布大峡谷; 还有巍峨的喜玛拉雅、宏伟的布达拉宫……以及沿途壮丽的自然风光,多彩的民族风情,众多的名胜古迹。中国旅游出版社“茶马古道”一书预言:随着现代旅游业的发展和西部大开发的加快,“茶马古道游”将是继“丝绸之路游”、“长江三峡游”等知名旅游线路之后,又一极具吸引力、蜚声国内外的旅游线路,将成为21世纪我国最具吸引力的旅游线路之一。

  有效带动涉茶相关产业的发展。近几年,雅安涉茶相关产业发展很快:如花草茶、茶食品、砂器茶具、根雕茶具、茶具雕塑等旅游特色产品;茶文化主题酒店、茶府、茶宴等相关茶产品、茶产业,正在大步进入市场;茶文化书刊、音像制品、影视产品百花齐放;各种培训、专门教育、茶艺茶道表演、茶歌舞、职业技能鉴定(茶艺师)等成为热门。四川农大茶学毕业生抢手,四川省贸易学校茶艺茶技毕业生也供不应求。通过各种会节造势,必将有效带动茶相关产业的发展。

  有助推动雅安茶叶外销:雅安茶叶上世纪80年代有过年出口7000担(350吨)的记录。目前已有10户以上民营企业获得茶叶进出口经营权,近年来,韩国、蒙古、俄罗斯、欧洲各国茶商对雅安茶叶有了很大兴趣,进一步提高影响,扩大交流,促进茶叶外贸,前景可观。

  具有挖掘历史资源,弘扬传统文化的重要现实意义。

  川藏茶马古道沿线传统文化历史资源非常丰富,雅安“汉代文化”、汉源“富林文化”、康定“锅庄文化”、“康巴文化”、西藏多姿多彩的“民族文化”、“民俗文化”,古老、神祕的“藏传佛教文化”……这些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,中华文明的精髓,随着社会的进步,科技的发展,人民群众生话水平的日益提高,必将越来越多地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,越来越多地走向人们精神文明生活的前台。专家建议:川藏茶马古道保护、研究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子项目,其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,应当尽快加以保护、整理、挖掘、弘扬,以其悠久的历史,丰厚的底蕴,众多的景点,以及茶叶、丝绸、瓷器在中国乃至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,完全有理由立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,使其更好地为人类服务。

  具有扩大对外交流,加快西部发展的重要现实意义。

  目前,以雅安为起点的川藏茶马古道热正在不断升温,川藏茶马古道研讨越来越大地吸引着海内外人士的目光和兴趣。韩国、日本、台湾、香港等地的专家、学者和茶文化人士先后多次对川藏茶马古道进行了多种形式的考察。韩、日、台港澳等地茶商对边茶、藏茶的研究兴趣浓厚,对汤色、口感、香气、叶底的品评非常认同,对边茶特别对老边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和购买需求。通过川藏茶马古道研讨,扩大对外交流,推动藏茶销售,促进西部经济发展是非常必要的。

  综上所述,开展茶马古道研究,是主动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国家战略建设的重要途径,对于推动民族团结、促进文化交流、加快经济发展、弘扬传统文化都具有非常积极的现实意义。

茶马古道线图

雅安博物馆 周乐天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