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华夏茶业网 > 匠心茶人 > 正 文

正 文

茶园里的“心路走笔”
http://www.huaxcy.com/    2018-09-14 11:33:30

倪觉非与妻子在蒙顶山的茶园里

  从成都到蒙顶山上当知青,与茶结缘。在蒙顶山上,他经历了艰苦的磨难,也激发了他诸多灵感。

  茶让他在晚年找到心灵的归宿,与诗为伴。

  他就是倪觉非,一位78岁的老人,对茶与诗有着说不清,道不明的情感。

  倪觉非,名山区农业局退休干部。1963年,倪觉非到原名山蒙山茶场落户。

  1979年12月,倪觉非在蒙顶山与茶结缘,在省、市、县发表了大量的诗歌和散文作品。

  坎坷的人生,让倪觉非变得坚强,也让他对茶产生了不解之缘。如今,78岁的倪觉非寄情茶叶,在诗歌和散文里找寻心灵的慰藉。

  8月底,倪觉非自费出版的散文集《心路走笔》展现在读者面前。

  一个水瓶

  记载知青岁月

  8月下旬,在蒙顶山知青聚会中,一位个子瘦高、戴着眼镜的老人特别引人注意。

  “老倪,你的《心路走笔》写出我们知青的心声呀!”在聚会中,很多读过倪觉非散文集的人都这样说。

  倪觉非是成都人,他于1963年到名山蒙山茶场当了知青。  

  与蒙顶山为伴,与茶相恋,命运把先生的青春年华定格在了蒙顶山,也让先生与茶结下不解之缘,种茶、制茶……

  茶山的生活,虽然艰苦,但也惬意,让一直喜欢文学的倪觉非写出了很多诗歌和散文。

  在《心路走笔》中有一段记载,那是关于一个水瓶的记忆。

  “家里一直放着一个当时价值4元的水瓶!”倪觉非说,那是他在1972年买的,这个水瓶常伴倪觉非左右,他在创作诗歌和散文,都是用这个水瓶的水来泡茶;每次有客人来,这个水瓶倒出的热水,总让一杯杯蒙顶山茶浓香四溢……

  40余载,保温效果依然很好!“倪觉非说他是一个很念旧的人,他看到水瓶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在蒙顶山上的生活。

  作为上山下乡的知青,一个从繁华大都市来的青年俊才,在蒙顶山一住就是30年。

  开荒、种茶、光脚板,冬天单衣背粪……倪觉非与妻子在蒙顶山上的知青生活,非常艰苦。

  但他依然充满坚定,即使在冬日,倪觉非也觉得“我心里没有严寒,是希望送来炽热……春, 一定会收获明天……”

  诗歌的字里行间有着他对生活的向往。

  后来,随着蒙山茶场改制,倪觉非调到名山区农业局上班,直到退休。

  蒙顶山的知青岁月,对于倪觉非来说,是一段难忘的记忆。

  直到现在,倪觉非也常常带着老伴在蒙顶山上欣赏茶山风光,找寻诗歌创作灵感。

  一本文集

  记录茶与人生

  “诗歌和散文是一片淡雅的净土,为我插上梦的翅膀。”倪觉非说。       

  目前,年近八旬的倪觉非主要从事茶文化方面研究,同时写诗歌,还担任名山区本土刊物“蒙顶山”主编的职务。

  知青岁月,加上对蒙顶山茶的钟爱,让倪觉非有了很多写作灵感。

  1979年12月,倪觉非回到名山,在蒙顶山与茶结缘。1985年倪觉非加入名山文联,1986年加入市作协,1990年他被选入《中国当代文学新人集录》,2008年,在诗友们的帮助下,他出版了第一部诗集《心韵》,随后连续出了四本诗集。

  倪觉非的散文集虽然分为多卷,但蒙顶山的茶,成为了他叙述的基调,多年与茶打交道,他写出很多自己对茶的独特领悟。

  因为茶,他心胸开阔,书中也采集了一部分别人写蒙顶山茶的精品,如吴之英《蒙茶歌千秋》,“苦荼秀出蒙山巅,《尔雅·释木爱名槚》”洋溢着对蒙顶山茶神奇自然、历史的赞美之情。《一杯清茶容四季之情》讲述四季中人和茶的关系,分别以春花惜艳、夏阳可畏、秋高气爽、冬山入睡几个篇章,在委婉叙述中将人的心境、茶品、季节融为一体,既有为人处世的道理,又有超凡脱俗的真谛,不可不读。

  《茶亦醉人何须酒》中,倪觉非独坐别院,以太白《月下独酌》的意境,完成茶、人、自然的造化,“一片茶叶,看起来是那样单薄纤弱,其生命在高温下不是死亡,是在烈焰中萌动,在热情里复活……”

  “这哪里是写一片茶叶,或是写一个人,这是一种人生哲理。”名山区喜好文学的周庆安在读了《心路走笔》后说,“他的散文和诗,添加了生命的重量。”

  在倪觉非的散文里,人生、茶、万物的生命气象,归结于一种自然的状态,与世无争。其中《煮龟》写得妙趣横生。

  “人心终究向善,是理性社会的一种诱导,先生终于在《心路走笔》中,完成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认知。茶,成为了他的精神食粮与浩然正气。“周庆安说。

  “诗与散文不分家!”在蒙顶山当知青时,诗人刘滨到蒙顶山采风邂逅老乡叙旧,后来写下《送给我一片嫩绿的春芽》送给先生,诗中把倪觉非比喻成一棵茶树,在风雪中捧出新芽,这傲人的风骨,数不清先生这颗茶树发了多少新芽,把清香送给多少人家。

  雅安日报/北纬网记者 黄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