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华夏茶业网 > 千年茶颂 > 雅安茶苑 > 正 文

正 文

茶色青青
http://www.huaxcy.com/    2017-04-24 02:16:25

  □玖月

  认识一个地方,是从那里独有的风物开始的。比如去雅安,往往是从一杯青绿的茶开始了解的。最常见的情形是,主人会给初到雅安的人端上一杯茶,然后他问你,听说过一句诗没有,“扬子江心水,蒙山顶上茶”。接着就眉飞色舞地告诉你,这杯茶,就是那蒙山茶了。无论你走到哪里,在雅安你总会与茶不期而遇。在城市,流水苍苍的青衣江畔,闹市僻巷,路旁树下,茶楼茶铺茶座数不胜数,茶香弥漫在大街小巷。在乡村,茶园漫山遍野,连绵不断,许多田垄间除了层层叠叠的茶树以外,再无他物。走在这里,眼眸中是青青茶色,鼻内是袅袅茶香,耳畔则是说不尽的茶的故事。

  一杯茶,不仅仅是雅安人的待客之道,也是他们无法掩饰的骄傲。一杯茶也不仅仅只是茶本身,它是一段久远的历史,一种古老的传统,也是一方浓郁的风情,一种深沉的感情。有朋友自远方来,在江畔的茶座落坐,品一杯茶,香气氤氲,情义浓酽;春天来临时,乐于给远方的亲朋寄去一点新茶,赠人佳茗,手留余香。雅安是一直被茶香熏染的城市,这里是茶的源头。神奇的故事是从蒙顶山开始的,2000 多年前,一个叫吴理真的人,身披蓑笠,在长满荆棘藤蔓的五峰间种下了七株茶,在他的身后,这些茶株开枝散叶,年深日久,会绿成一个偌大的世界。茶就这样传播开来,在不知不觉中,蒙顶山茶从莽莽野芜走向煌煌庙堂,从唐朝天宝年间开始,蒙山茶年年献于朝廷。初春时节,焚香沐衣净手后,采摘揉制,千里快马一骑绝尘,到长安,到汴梁,到北京,在青烟缭绕中,祭天地拜祖先,从那时开始,蒙山茶变成了一种圣品,茶饮也变成了隆重的仪式,人们把天地崇拜、先祖护佑、自然敬畏、平安祈愿尽数交给了茶。站在两千年的高度去看,总以为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故事,出自山野的一种草木,就这样走出山野登上了庙堂融入了大雅。貌不惊人的小小灌木,原本平凡普通,并非金枝玉叶,如何能脱颖而出,搏得天下人万千垂爱。也许,最平凡的就是最神奇的,最普通的也是最长久的。两千年的时光,想一想都会觉得沧桑。人潮如蚁,过客匆匆,风吹雨打,烟尘聚散,但茶保持了旧有的传统,代代相传,生生不息,在漫长的时光中,芳香依旧。

  不夜侯,这是茶的一个古称。古人真的很有意思,他们太爱茶了,视之为珍奇,但又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表达他们的景仰与感激,只好以这种很正经的方式,给茶封侯赐爵。这一缕茶香,曾经飘在那些不眠不休的夜晚;这一杯茶汁,曾经陪伴过那些独上高楼的人。在青灯黄卷中,安慰过许许多多孤独的心灵。在一杯茶中回望苍茫幽邈的历史细节,细品那些陈年旧事,不能不让人感叹茶的力量。这种植物的味道一旦进入人们的舌尖,味蕾就无可挽回地被征服,没有人能阻挡这种诱惑。神奇而诡异的是,茶充当了一个隐匿的角色,悄悄地影响了历史。走在和煦的春风中,星星点点的采茶人散布在田亩茶园中,那些新绿鹅黄的叶芽,被采茶人轻轻摘下来,放在竹篓中。一斤甘露茶,需要上万个芽头,一杯茶中也有好几百个。都是来自于采茶人一芽一叶躬身采摘。采下的鲜叶,必须连夜加工,在微温的锅中,还是这双手,一捻一压,一搓一揉,最后终于让这平凡的树叶走出了卑微身世,走向了一个新的境界。这个过程充满了神奇和艺术,你甚至以为,是一双神奇的手,采摘了春天,摘取了雨露;是一双神奇的手,反反复复地搓揉,融入了一腔心意,才让这草木之躯化为唇齿之间的芳香。

  在雅安的方言中,采茶叫讨茶,大约有索取、请求之意。甘露、黄芽、石花、毛峰、金尖、万春银叶、玉叶长青……每一个都香气袭人,透着春天的气息,透着诗意,也透着人们深深的感情。在六大茶品里,雅安并不缺少其中任何一种,但雅安人更偏爱绿茶。比起其他品种的繁复而冗长的工序,绿茶仅仅只有杀青、搓茶、烘干这几个简单的过程。也许正是这种憨朴的方式,最好地保持了茶的本色、本味,保留了它最接近于自然的本性,使一杯蒙山茶始终与自然的气息相通。稻有嘉禾之称,茶有嘉木之誉。一饭一茗,一餐一饮,颇为默契。茶是我们朝夕之间最平常的生活。王安石说过,“茶之为用,犹如米盐,不可一日无。”但茶的不同之处在于,它身在柴米油盐之列,又跻身于琴棋书画之林。茶是文人雅士桌上的清供,归于雅趣。苏东坡说自己的“赏心乐事”中,有“清溪浅水行舟”,“抚琴听者知音”,也有“客及汲泉烹茶”。茶一直充满情调,与人的精神,人的心灵有关。

  茶就是这样神奇,源于山野又融于大雅。走在雅安的土地上,目及之处,嘉木葳蕤,茶色青青,满眼风光,秀色可餐。秀色可餐。在雅安,茶是真正的可以观瞻,可以餐饮,可食可啜的青青秀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