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华夏茶业网 > 千年茶颂 > 雅安茶苑 > 正 文

正 文

那一片汪洋恣肆的绿
http://www.huaxcy.com/    2017-06-13 10:23:08

  黄远流

  绿而且汪洋恣肆,名山的双河乡骑龙村万亩茶园真有些气度不凡。

  放眼望去,缥缥渺渺云蒸霞蔚,远山还是一片若隐若现之时,眼前那一层层起伏不定的绿,就不由分说地扑过来!翠绿油绿嫩绿,叠叠嶂嶂,画面自是很有层次,起伏的山势又给了一种动感。园中大道是新修的水泥路,平坦延伸之下,激起一味漂浮之惑:恍若骑上锦绣斑斓威风八面的大龙,徜徉于绿海无边的茶山。忽而,有异香扑鼻,定睛一望,红衣绿裳的茶香姑娘,含羞带嗔,正向你招手呢。于是,这里有了一个十分欧化的新名:“绿野仙踪”。原来,翠生生的茶园那头,峨立起两株高大的枫树,相依相偎,自有一种妩媚。传说枫树有雌雄同株或雌雄异株,这一对应是雌雄异株。不知道,秋风一吹,万亩绿野之中这一对红枫,会写出怎样一种绚丽?

  慢慢独步,会发现乡人有一种相当的匠心:大路中间地面,不时会出现一幅石版画。这一幅,看似风马牛不相及:郑孤贞墓,位于双河乡郑沟,墓前有石碑一通,两侧有抱鼓,建于明朝初年。是靖难之役历史真相佐证。上联:士有一德虽南京失守庐墓依然在蜀南;下联:孤无二心自北平篡成籍贯故尔弃楚北。

  史载,明初,太祖分封儿孙镇藩,藩王势力日益膨胀。建文帝即位,坚决削藩。坐镇北平的燕王朱棣起兵反抗,随后挥师南下,史称“靖难之役”。1402年,朱棣攻破明朝京城南京,同年朱棣即位,即明成祖。第二年,改元永乐,改北平为北京。

  “士有一德、孤无二心、南京失守、北平篡成”这些个关键词,迅速构成一幅惨烈的历史个案,而这远离京城的偏远小村,何以有这样的忠烈之士长眠?故事已很难解密。陪伴墓主的,是郁郁葱葱的万亩茶园。万顷绿波之中,历史的厚重就这样牢牢地铺在这块土地上,你敢说,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?

  当地宣传部同志说,骑龙的万亩茶园,只是名山六大万亩茶园之一。2009年全县茶园面积发展到26.5万亩,农村居民人均1.1亩。农民从茶叶中获得单项人均纯收入达2139元。

  这气势,这数字,还蕴涵巨大的科技含量,很是让人享受。

  在茅河乡龙兴村,村支书汪林揭开黑色塑料网一角,拔起一枝茶苗说,就这么一截3厘米的苗,今夏插入土中,明年长成茶苗,即可移栽。一亩地可插种20万到30万株,意味着一年收入至少可达15000元!支书说,茅河有中国茶苗第一乡之称,是中国最大无性系茶苗繁育基地,茶苗扦插户年均纯收入上10万的有700余户,年产优质茶苗6亿多株,远销黔湘鄂陕等地。

  在村上的文化广场,汪林拿起话筒就唱:“茅河乡有一个美丽的地方,青山环抱绿水流淌……”汪林的歌声自有一种豪气,而在我看来,茶苗的远销,更是一种绿色的流淌。想那陕北高原,慢慢地有这绿色的清润,应是一笔很有诗意的铺陈。

  由绿而生的名山茶,绵远悠长的传承很是值得玩味。仅仅皇茶、禅茶之分,就是一部大书。

  何谓皇茶?

  皇茶即贡茶。是名山县官府入贡朝廷,专供皇帝享用,由皇宫支配的蒙山精品茶。贡茶有正贡和陪贡之分。采摘蒙山上清峰顶端七株茶树上的嫩叶制成的茶,是正贡茶。正贡茶皇帝本人也不能饮用,是皇室祭祀天地、供奉太庙列祖列宗的专用品。陪贡茶的采叶范围可以遍及蒙山。皇帝饮用、皇室分配、赏赐大臣的茶,就是陪贡茶。

  先有太庙之祭祀,再有人君之饮用,一先一后排名之中,在重视正统的儒家大典之下,这种安排显示出对“天”的敬畏。原来尊重自然、敬畏自然是古已有之呵。

  至于禅茶,更是别有洞天。

  那一天时近中午,沿一条小石径来到永兴古寺,早有僧尼成排肃立,悠悠的禅乐声中,诵经之声恍若天外之音。据说,永兴寺是目前宗教界至今仍在传承演示禅茶采制、供奉礼仪的唯一寺庙。采茶仪式基本保留古制,即采茶僧沐手、熏香、进园采茶、制茶、验茶、供茶。

  诵经完毕,一行僧尼在禅乐声中缓缓步入茶园,再为茶树举行洒净仪式。

  看仪式所用之物,不外一净壶一香炉一佛像。禅乐再起,诵经再唱。僧尼一丝不苟,走完程序,而后开始采摘。我们一行,被这一套礼仪熏陶得庄严肃穆,几近畏手畏足。看师傅巧手翻飞,在茶树间行云流水般自如,才小心讨教采茶要诀。原来,禅茶的采摘是非常科学的,讲究“三采三不采”。“三采”是指:采一芽一叶茶,茶叶不许稍大;采阳坡茶于午前、阴坡茶于午后,以确保芽叶鲜嫩、汁水充足;采节令茶,禅茶在阳历四五月开采,超过时令,决不采茶。“三不采”是指化妆后不采茶、骄阳下不采茶、落雨天不采茶。

  看来,仅仅“三不采”,对于红尘中人就有大束缚。

  禅茶之“禅”,“茶禅一味”之顿悟,以一般人的慧根,很难解其玄妙。寻寻觅觅,也许仅得皮毛:“茶禅一味”,重在茶道与禅学相通相近。茶人希望通过饮茶把自己与山水、自然、宇宙融为一体,求得美好的韵律和精神开释,这与禅的思想是一致的。禅是中国化的佛教,主张“顿悟”,万事皆可看淡一些,即“大彻大悟”。在茶中得到精神寄托,也是一种“悟”,所以说饮茶可得道,茶中有道,佛与茶便联结起来。赵朴初说“万语与千言,不外吃茶去”。吃茶去,该有多少禅意在里头?

  徜徉于名山如大海波涛般的绿野,种种况味,叫人心境很难宁静。于是古往今来,多少文人墨客留下诗文,或为之颠倒,或为之轻狂,既可缠绵,亦可倜傥。

  还是在龙兴村,乡人在墙上留下了唐大诗人白居易的诗句:“琴里知闻唯渌水,茶中故旧是蒙山”。遍查史料,没有白老先生在蒙山的记载。只了解到他喜茶爱茶,朋友称他为“别茶人”。他说“故旧是蒙山”,该不是想给蒙顶山茶文化,再增加一笔厚重?